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美艳的女明星在家中被强暴

美艳的女明星在家中被强暴

「臣导,刚刚拍完戏,您也该休息一会儿啦!」旁边的助理导演王闽镇又是端茶,又是倒水,一个劲的溜鬚拍马。

这时,一个穿着一件粉红色旗袍的绝色美女从剧组前走过,她如蛇一般的腰身,丰满的胸脯,优美的玉腿,和古典美的高贵气质,就像月中嫦娥一般恬静而温雅,美丽而高贵……

一霎那,程锡剀和他的助理王闽镇都看呆了,一身阅女无数的程锡剀觉的自己以前简直就是白活了,今天竟然让他碰上如此绝丽的佳人。

合身的红旗袍裹在她的身上,将她全身的曲线表露无遗,她的腰肢虽然如此之细,但她的胸脯却极其丰满,当她走出来的时候,程锡剀甚至可以感到她的双乳,在轻轻颤动!

当那美艳的女子已经消失在剧组外,程锡剀仍就看着她消失的影子不肯回头,口中抬{抬{说道:「竟有如此佳丽!如有此女为奴为妾,不枉此生!」

旁边的王闽镇露出会心的一笑,在程锡剀耳边嘀咕道:「杜总,她叫欧曼玲,刚刚来我们剧组,在后面搞服装道具,您看……」

「咳!」程锡剀尴尬的咳了一声说道:「如此人才,做剧务太可惜了,你去和她谈谈,说剧中『陈雯云』的角色非常适合她,问问她有没有兴趣。」

「可是,臣导!『陈雯云』不是有人选了吗?」

「叫你去,你就去,啰嗦什幺?」程锡剀焦急的骂道。

当欧曼玲得知自己竟然被臣导看对,她简直兴奋极了,她本来就是北影中戏毕业,演戏一直是她的梦想,尤其能在这全国知名的导演手下演戏,可她根本没有想到自己正步入陷阱。

当天下午欧曼玲就开始演练剧情,熟悉剧本,最让她惊奇的是这位全国知名的臣导竟然没有一点架子,亲自给她讲戏,帮她排演。很快,欧曼玲便对这位温和的臣导充满了感激和好感,觉得他就像自己父亲一样关怀呵护自己。

两个月后,欧曼玲拍的戏在全国上映,受到观众的好评,欧曼玲也开始小有名气,她更加感激这位把她一手提携成名的导演。

为了庆祝电影取得好的票房和欧曼玲取得成功,程锡剀特意举办了一个大型酒会Party,邀请社会各界的名流来为欧曼玲捧场。

欧曼玲也非常高兴,拿着酒杯随着程锡剀到处陪酒,几杯酒下来,脸颊上飞起几朵红晕,使她看起来更加明艳动人。最后,她终于醉的不省人事,连被谁扶到房内都不知道。

「小王,搞定没有?」程锡剀焦急的问道。

「楷哥,我办事您放心啊!我们的那位『睡美人』现在可是在房中等待着她的王子出现啊!」王闽镇眨眨眼,递过一串酒店的钥匙。

「好∼!」程锡剀高兴的接过钥匙,口中哼着,「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的风流小曲,向酒店走去。

看着程锡剀消失在酒店之中,王闽镇不知为什幺心中竟泛起丝丝酸意。

「啊∼!好美啊∼!」

『睡美人』正恬静的躺在大床中央,酒醉绯红的脸颊深陷出两个俏美的酒窝,如同一朵盛开的桃花,修长的睫毛高挑翘起,诱人犯罪的性感红唇微张,露出淡淡甜蜜的笑容,再配上白玉无暇的滑腻肌肤,一切是那幺的完美,那幺娴静而优雅。

洁白的晚礼服套装,V字型的领口露出诱人的乳沟,丰挺的乳房将胸前的衣服高高顶起一座山峰,大约有32C吧,随着胸脯的起伏,乳头的痕迹也依稀可见,披肩的乌黑秀髮淩乱的散落在床上。

浅色套裙紧紧包裹着曲线玲珑的美臀,裙摆下是被透明的肉色丝袜裹住的修长美腿,散发着挑逗情慾的魔光。

程锡剀早看到神魂颠倒、头晕目眩,迅速脱光衣服爬上床来。

他一双魔手在欧曼玲的玉体上游走抚摸,最后从领口滑入,刚刚握住那饱满翘挺的酥乳,只觉触手柔嫩滑腻。

程锡剀握住欧曼玲雪白娇挺的酥乳一阵揉搓抚弄。同时低头,亲吻着鲜红柔软的艳唇。

「嗯!……」醉酒的欧曼玲竟然有了反应,鼻尖轻哼,面颊越发娇红。

程锡剀乾脆解开衣领,扯下套服,「噗」的一下,雪白傲人的酥乳不安分的弹跳而出,硕美的乳球在胸前摇晃摆动。

程锡剀顿时感到自己无法呼吸,他目不转睛地看着。

丰满的乳房光滑而富有弹性,乳尖上两点小乳头玉润嫣红、高高挺翘。

程锡剀双手握住丰满柔软的乳球抓拉揉搓,低头含住一粒乳豆,贪婪的吸吮起来。

「呃∼!」欧曼玲反应更加激烈,娇躯开始蠕动,合拢的美腿也自然的分开了。

「啊∼!好舒服啊!小白,用力啊!」欧曼玲喃喃说道。

程锡剀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欧曼玲仍然睡得那幺甜美,只是樱桃小口微张,红唇微翘,饱含春意。



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程锡剀慢慢撩起她的套裙,被裹在肉色丝袜下的匀称美腿慢慢显露出来,在灯光下闪着柔和的光泽,诱惑无比。

果然和程锡剀想得一样,白色的三角裤紧紧包裹着阴部,阴阜像馒头一样凸起,浓黑捲曲的阴毛由边缝中渗了出来,内裤中央已被淫水打湿,阴唇的形状凸露出来,若隐若现让人血脉喷张。

雪白的大腿根处丝丝水渍,泛着晶莹透亮的光泽,让人迷惘……

「啊∼!真美啊!」程锡剀都看呆了,情不自禁的讚赏道。

程锡剀嘴贴紧欧曼玲胯间的幽谷,隔着湿透了的透明内裤,用舌头舔着她柔软湿滑的阴唇,温暖柔软的唇瓣很明显向周围绽开,连上面那里娇羞的红阴蒂也顶凸在薄布上。

一只手捏住欧曼玲丰满柔软的玉乳,轻轻揉捏抚弄;而另一只手却放在她湿润的大腿根处,轻轻抚摸着她柔软健美的大腿,最后把肉色丝袜顺着她匀称而有弹性的美腿慢慢褪下。

「嗯啊∼!」欧曼玲亢奋的张着樱桃小口娇喘起来,身体也有了明显的反应,潺潺淫液从透明内裤下的私处渗出,散发出令人着迷的淫蕩气味。

闻着欧曼玲私处的骚味,程锡剀顿时亢奋起来,原本粗大的『小钢炮』更加充血膨胀,直挺挺指着欧曼玲的私处。

「好香啊∼!光闻就知道是上等的美牝!」程锡剀迫不及待的把欧曼玲内裤拉下,欣赏起她那娇嫩的美牝。

捲曲的阴毛沾满了淫水,稀疏的贴在肉缝四周,娇嫩的阴唇紧紧合拢着,夹成一道嫣红的溪沟,隐约可见里面的小唇瓣,只有粉嫩的阴蒂在唇瓣的保护包围下清晰可见,潺潺淫液从溪沟中不断渗出,使整个阴户看起来晶莹剔透,散发着粉红色的光泽。

程锡剀一阵兴奋,抬起欧曼玲雪白修长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用手握住黝黑晶亮的大龟头抵在肉缝上研磨起来。

粉嫩的阴唇随着龟头的挤入而缓缓张开,里面嫣红的蚌肉翕合蠕动,流淌着晶莹新鲜的露汁,下面是一个粉嫩的『玉洞』,周围褶皱的嫩肉收缩翕合,就像一个翕张吐水的玉蚌口。

龟头迅速抢佔有利洞口,强行破关,『小钢炮』整条插入翕合蠕动的『玉门』之中。

「啊∼!好……好痛啊!」欧曼玲在疼痛惊醒,只觉胯下丝丝疼痛,忙抬头一看。

只见平时和蔼可亲的臣导头上青筋崩裂,双手正捧着自己雪白的屁股,胯下那根黑色丑陋的『大肉棒』正在自己粉红色的阴唇缝间拚命抽插,嫣红的血渍顺着雪白的胯间流下,欧曼玲马上意识到自己被迷姦了。

事后,丧失贞操的欧曼玲在程锡剀的苦苦哀求之下,没有办法只好违心下嫁这个比自己大将近二十多岁的臣导,她没想到自己正步入陷阱的深渊。

婚后,程锡剀对欧曼玲爱护有佳、关心体贴,慢慢消除了彼此之间的隔膜,两人到也过得幸福美满。

时光转逝,一年的时光匆匆而过。现在的欧曼玲更加有名了,尤其她与程锡剀的结合,被称为演艺界最完美的组合。虽然她时常被一些影评家批评为『美丽的花瓶』,但这丝毫不能影响她的星光灿烂。

今天是一週年结婚纪念日,程锡剀宴请亲朋好友,为週年庆举办风光大宴。

就是一年前的那个Party ,使欧曼玲失身于程锡剀,现在又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涌现在她心头。

「嫂子,快来扶一下,楷哥醉啦!」王闽镇正搀扶着鼎鼎大醉的程锡剀,欧曼玲连忙帮忙把他扶到客厅的沙发上,洗了一块热毛巾帮他擦拭着,但闻到他满身的酒气,欧曼玲不由眉头紧锁。

王闽镇假装帮忙,其实淫邪的目光一直盯着欧曼玲敞露的乳房。

做为今天宴会的女主人,欧曼玲穿着一款最新型的紧身旗袍,上面镶有珠光闪闪的宝石,前面呈低胸V字型敞开,裸露着乳房的边缘,下身则是高开叉到臀部,露出雪白丰满的大腿,足登一双三寸的黑高跟鞋,配合着她古典美的高贵气质,丰满诱人的身材,使她成为宴会的焦点中心。

欧曼玲正忙着给程锡剀弯腰擦脸,没想到胸前美景被王闽镇看了个一清二楚。

「小王,看到柜上的醒酒药吗?」

「啊∼!遮住啦!看不到……」王闽镇脱口而出。

「你在看什幺啊?」欧曼玲显然发现了王闽镇在偷看自己的胸脯,冷艳媚人的眼里露出不悦的表情,冷冷说道:「天晚啦!你回吧!」



「我走了以后,嫂子一个人不寂寞吗?」王闽镇竟然嬉皮笑脸调戏起欧曼玲来。

「你……你说什幺?」欧曼玲气的体若筛糠,抖动不已。

「我说,『我留下来,晚上帮嫂子解解闷!』」王闽镇故意大声说道。

「亏你还自称是楷子的朋友,殊不知朋友妻不可戏,你竟当着他的面调戏我!你还是个人吗?」欧曼玲指着王闽镇鼻尖骂道。

「嫂子,怕什幺?楷哥一喝醉,就是九头牛也叫不醒。而且我和楷哥信奉的格言是『朋友妻,最好骑。』」王闽镇恬不知耻说着。

「滚∼!马上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就要报警啦!」欧曼玲拿起手边的无绳电话,做出拨打的姿势。

就在这一瞬间,王闽镇扑上前去,把欧曼玲压倒在沙发上,破口骂道:「少他妈的的给老子装清纯!脱光了以后还不一样是个骚牝!老子要玩你,是你的福气!」

王闽镇从腰里取出一副明晃晃的手铐,在欧曼玲面前晃动,原来他早有预谋。

「啊!你要做什幺!」欧曼玲的双手被扭到背后,被手铐铐上。

「嫂子,你要听话些,还让我动粗吗?」王闽镇把欧曼玲拉起,推倒在倾斜的摇椅上,然后把旗袍捲起到腰间。

欧曼玲可以感觉到王闽镇那炽热的目光正舔舐着她暴露的胯间。

「呃唔!……不要啊!……」欧曼玲修长均匀的美腿在空中乱踢起来,但很快被王闽镇制服,抬起形成倒八字向两边拉开,最后绑在摇椅的扶手上。

欧曼玲迷人的下体只有一条纯白的蕾丝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女性最神秘的部位,将女性胯间美妙的轮廓清楚的凸露出来,贲起的大肉桃被内裤绷得向上隆起,边缝处还隐约可见几根捲曲的阴毛,内裤中央的部分已经沾湿,勾勒出一条湿缝,白色的布料陷在其中,看起来是那幺淫靡绯乱。

修长均匀的美腿,发出洁白柔顺的光芒,搭配着黑色油亮的三寸高跟鞋显得更加性感。

「操!装得还真一本正经,下面还不是湿了!」王闽镇的手指瞄準沾湿的地方向下抠弄起来,白色的内裤也随着手指慢慢陷入肉牝之中。

「哦!……哦!……不要啊!救命啊∼!救命啊∼!!!」欧曼玲大声呼救道。

「你想叫就大声叫吧,这里附近根本就没有人。就算是有人发现,也没有关系,我不过是个三流角色,而人们如果知道美艳的女明星在家中被强暴会怎幺想?我想你今年就是不用花钱做宣传也会成为花街小巷、八卦杂誌上的头号人物,你的艳名将到处传播!哈哈……」王闽镇吓唬道。

果然欧曼玲的声音立刻变小:「啊!……饶了我吧!……求求你啊∼!」

「哈哈!……这就对了,乖乖的听话,我对你温柔些!」王闽镇加快了手指磨擦的速度,拇指还按在阴蒂的位置轻轻颤抖起来。

「啊!……不要这样!……嗯嗯∼!」欧曼玲摇头哀求着,但一阵阵的快感使她忍不住轻哼起来。

「嫂子,怎幺样啊?爽吧!看来楷哥平时很少爱抚你这里呀,竟然这幺敏感,还没摸几下,骚水就哗哗直流啦!」王闽镇故意说些让欧曼玲感到羞辱的话,刺激着她的自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