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天山女侠-飞凰剑仙 1-10

天山女侠-飞凰剑仙 1-10
  第一章:剑仙现

  奉天五年。

  纷扰不断的江湖中出现了少有的平静时刻,大家都默默等待着中秋圆月之夜
的到来。

  北方武林的「傲寒剑」独孤冰和南方武林的第一剑客「岭南剑侠」归不发要
在忘尘峰上决战,争夺「剑圣」之名。

  一夜之后,归不发独自下了忘尘峰,往后弃剑不用,改练刀法,胜负一目了
然!

  从此,傲寒剑主独孤冰便成了「剑圣」,她所在的忘尘峰,也被武林中人称
作「天山」。

  「啊呀啊呀,小女子参见剑圣大人!」

  一位坐在忘尘居中怀抱一女婴餵奶的女子娇笑着对走进屋内的矮小女童说道。

  「哼,『飞凰剑仙』之名可比我这傲寒剑主的名头响亮多了,萧女侠何必如
此自谦?」

  那美丽妇人便是江湖人称飞凰剑仙的萧慧蕓,而这名矮小女童,则是刚刚赢
得「剑圣」名号的傲寒剑主独孤冰,由于修炼道门玄功「明玉功」,她的身躯不
再长大,面容也一直保留着十五六岁的样子。

  「这丫头的小嘴好生厉害,咬得我的乳头痛死了,快快将你那明玉功传授给
我,我好运功给自己疗伤,呵呵~」

  萧慧蕓将女婴递给独孤冰,独孤冰满面怜悯地看着女婴,怀抱着她哄逗起来。

  得以放松舒展手臂的萧慧蕓长舒了一口气,整理好衣着之后,其飒爽英姿让
人目眩神迷。

  飞凰剑仙身高六尺三寸,丰腴饱满的身材使得她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一种
成熟的韵味,透露出一股香艳的女性魅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外表高傲,盛气
淩人的她在密友面前竟然是如此的爽朗开怀。

  她的面容俏丽明媚,艳若桃花,更有着一双会笑的眼睛,厚实饱满的嘴唇上
涂抹着淡红色的口脂,细腻的皮肤光滑如丝,最引人注目的自然是她那对饱满丰
盈、洁白如玉的豪乳,足足比独孤冰的还要大上一圈。虽然她今年已经三十有六,
但是看其面容不过二十七八岁的模样,青春靓丽之中又隐隐散发出一股成熟美妇
才有的撩人气息。

  她一提衣领,那对刚刚让女婴饱食一顿的乳房就被收拢进了淡青长衫之中。

  「艺儿乖,师父在这。。。嗯。。。真乖,睡吧,睡吧。。。」

  独孤冰轻声哄着了怀中的女婴,将她放在了床上。

  「这娃娃是你什幺人?她母亲呢?」

  「哎,一言难尽。。。她母亲,去了一个不能容她存在的地方」

  「不要她了?」

  「她母亲并不知道她在我这里。」

  「嗯?」

  「总之,哎呀,你不要问这幺多了,萧大女侠!」

  「呵呵~好~谨遵剑圣大人之命~」

  萧慧蕓和独孤冰是江湖结识的好友,互相甚是敬佩对方,独孤冰的傲寒剑法
和明玉功独步武林,萧慧蕓则是以门派嫡传内功——玉霞洛女功扬名天下,她的
师傅就曾以此功法比武胜过武当掌门清虚道长。而其自创的四十九路飞凰剑法虽
然不及傲寒剑法那般淩厉,但是胜在绵延不绝,配合上她九层功力的玉霞洛女功
可谓是纵横江湖,从无敌手,就算是独孤冰和她相斗,她也自信胜负是五五之数。

  「萧大女侠身为轩云观主,日理万机,怎幺有空来我忘尘峰上作客?」

  「唉,你可知道,当今皇上收了一位柳贵人?」

  「。。。嗯,那又怎样?」

  「这位柳贵人好生厉害!才入宫半年,已经将各路皇子皇孙罚的罚,贬得贬,
潜在的皇位继承者们被斩杀的一干二凈,可惜肚子不争气,还未能有什幺动静,
要是她生得龙子,哼哼,东宫太子也不一定能继续在位。」

  「。。。倒像是她的手段。。。你继续讲。」

  「这等为乱宫廷的妖妇,人人得而诛之!我怎幺能让她继续得逞?好在还
有一位宁王殿下,虽然生的窝窝囊囊,也没听说有什幺过人的本事,但是他为
人举止还算得当,没有被这位柳贵人抓住什幺把柄,以后继承大统的多半就是
这位宁王殿下了,所以他现在就是一块肥美的唐僧肉,什幺人都想去咬两口。」

  「等一下,不是还有太子幺?」

  萧慧蕓冷笑一声,语气中尽是鄙夷。

  「这位太子的荒唐倒是和柳贵人甚是般配,若他不是皇后娘娘所生,倒不如
被柳贵人一并处理了干凈!皇帝是不会传位给他的,哎,这皇后娘娘也不知被灌
下了什幺迷魂汤,居然也任由着这狐媚儿为非作歹!虽然还未立她为后,我看也
差不多了。」

  「可是,这和我们又有什幺关系?」

  「唉。。。这位皇帝老儿年轻为皇子时,居然也混迹过江湖,不才在下的师
父,就是他的旧识,所以眼见他这江山有难,这不只好号召江湖正道们为他出一
份力幺?他老人家地位高崇,不好出面,只好由徒弟我来去保卫这位宁王殿下了。」

  独孤冰越听越迷糊,不禁继续问道:

  「那其他的江湖门派呢?少林武当,昆侖点苍的各位掌门都没有表示幺?」

  萧慧蕓不怒反笑,笑容之中饱含着无边的春色。

  「我的剑圣大人啊,你和这些名门正派们不怎幺用剑以外的方式交流,你说,
他们为什幺是名门正派?」

  「。。。那你又何必强出头呢?」

  「师命难违,再说这种除魔卫道之事本就是我辈分内之责,今日前来,就是
想请你一并下山,只可惜,你现在心思全在这小鬼身上,恐怕是无暇分身了吧,
啊,便宜了这小鬼,本女侠的乳汁,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享用的!」

  飞凰剑仙的门派是道门一支,只是传女不传男,独门内功玉霞洛女功到达七
层功力之后便能打开乳关反哺内功,产生的乳汁更是可解开百毒,加上道门秘药
能从特殊之处滋养身体,功力达到七层后往往突飞猛进,能在极短的年限达到九
层功力,从而问鼎江湖。这一派其名不扬,遵循着老子「和光同尘」的格言,出
世者寥寥,所以此等练功要诀江湖无人知晓。

  萧慧蕓是不世出的武学天才,她独具匠心,竟然鉆研出了将功力更进一步的
方法:将一对内涵有增益药物的象牙所制乳珠塞入双乳,这用以滋润双乳的秘药
也是几代掌门摸索出来的,不仅有益保养双乳,更能增进内力,她将此药物直接
投入体内,自然是比涂抹在外更具效力。

  萧慧蕓将这秘药也留给了独孤冰一份,顺便捏了几把独孤冰只比自己略逊一
筹的圆球,手感果然很好,她笑颜若花,俯身亲吻了一下床上的女婴,便和独孤
冰拜别,向着京城宁王府前去了。



              第二章:初识宁王

  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一位清瘦少年,正对着院中的月季花叹气。

  「晚了晚了,早些时辰就能看见你的娇羞容颜了,哎,花儿莫要怪我。。。」

  他将那花的模样完全地展现在了画布之上,那画面上的月季花仿佛有了生命
一般,正迎着微风招展,可这男子还是不甚满意,正琢磨着如何再将其点缀一番。

  呼啸的风声响起,他头也不擡地在月季花瓣上用白色燃料点上了一滴露珠,
然后问道:

  「是哪位高人来我这宁王府作客啊?」

  萧慧蕓微微皱眉,她知道一个道理:人的精力有限,这人竟然这幺醉心画艺,
那恐怕在其他方面。。。

  「你就是宁王殿下?」

  那少年嬉皮笑脸的模样让她心中一阵厌恶,不过,这人的脸倒是不难看。

  「哈哈,哈哈,就是我,高人找我有什幺事啊?」

  他一挥手制止了围上来的家丁护卫,他知道,这些武林高人们脾气都很大,
所以更加笑的更加谄媚。

  这已经是柳贵人入宫以来第四位找到自己的武林侠客了,他们的说辞自己都
能背出来了,什幺江山危急,什幺妖虐宫廷,要自己立起大旗清君侧,简直是在
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宁王心中老大郁闷,他只是皇上的第六子,母妃早亡,自知皇位与己无关,
所以不争不抢,这才安稳度过了多年来的逍遥日子,天天作作画赏赏花,不知有
多潇洒,就因为柳贵人的雷厉手段,把几乎成了皇位继承者唯一选择的他架在了
火炉之上。

  「嘿嘿,女侠这般美艳,不知有何指教?」

  宁王再次发问,飞凰剑仙心中老大不情愿,怎幺宁王是这般令人作呕的模样,
一想到未来自己要在这人身边保护,她便更难受了,可没什幺办法,只能强忍着
恶心,朗声开口:

  「宁王殿下,家师和令尊有旧交,如今宁王殿下身处危难境地,特遣飞凰前
来相助宁王殿下,接下来的日子里,飞凰一定全力护卫宁王殿下周全。」

  她比宁王大了不少年岁,虽然看来只有二十七八的模样,可是以真实年龄算
来,就算宁王叫她一声娘都不为过。

  「哎?」

  接下来的日子里,飞凰剑仙真的日夜守卫在宁王府中,她的一双豪乳终日在
宁王面前晃来晃去,将宁王晃得眼花缭乱,自己满园的奇珍花草,又有哪一株比
得上面前的这朵女人花娇羞?美景在前,宁王心中早就是技痒难忍,最终还是按
耐不住,偷偷在自己房中铺展开画卷,凭着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回想着萧慧蕓的一
颦一笑,越想越是心神激蕩,裆下之物竟然高高顶起。

  宁王大感窘迫,丢下笔讪讪离去。

  第二天,宁王还是唉声叹气地拿起了画笔,他思考着这样一个问题:要从哪
里开始画起呢?

  飞凰剑仙的大名他已经托人去打听过了,知道这位体态丰腴的美妇是江湖中
数一数二的女侠,可是她何来这份閑心同自己这般玩闹呢?护卫?自己要什幺护
卫?你们江湖中人来我这宁王府的可曾少了?哎,好像真的少了,除了一开始来
过的三位,都叫什幺名字来着?忘了,好像第三位叫。。。叫什幺潇湘狂生的,
手中的一对判官笔甚是吓人,又长又宽,那一笔下去不逊于当头一棒吧。

  宁王发觉自己的思绪飘远了,他稳下心神,细细思索着,提起飞凰剑仙,除
了出神入化的剑法,自然就是那对晃得自己眼晕的巨乳了,他当下就决定从此画
起。

  「呼——呼——」

  一男子浑身是血,手中握着一根折断的判官笔,踉跄奔逃在一片麦田之中,
突然,他感受到了什幺,大喝一声,运足内力,将已经折断的判官笔刺入一片黑
暗之中。

  「噗呲」一声,一只玉手从他的胸口穿出,正握着他的心脏,潇湘狂生就这
样死在了荒野之中。

  一名身着黑衣的女子拉下蒙着面的黑巾,露出了一张绝美的面容,从她微微
露出的鬓角,可以看到些许银亮的发色。

  「不行不行,看不到人,这是一点灵感都没有,画,画个毬儿!」

  宁王看着面前的一个个纸团,这已经是他画得第六副画了,可惜还是不能捕
捉到萧慧蕓哪怕一丝一毫的神韵。他心中实在是万般难受,竟然起了偷窥的歹念。

  这爱好若是深浸许久,便会化作瘾头,就好比一个酒鬼,你让他受得一顿饑
饿那是绝无问题,但是如果他口渴却发觉家中无酒,纵然屋外是雷雨大作,又或
是漫天飞雪,他都会批上外衣,穿过七八条小巷,去那个自己钟爱的酒肆打上几
两酒来,宁王就是那酒鬼,飞凰剑仙就是那二两酒水。

  萧慧蕓正在屋内盘腿打坐。

  她修炼这玉霞洛女功已有二十八个寒暑,诸多运行法门了然于心。有别于其
他同门,她有着自己特殊的运功法子——不把内力存储进丹田气海,而是移居乳
房分泌的乳汁之中,这样一来每一滴生产的乳汁都是一点浑厚的内力,她的修为
自然远远超过同辈。

  这象牙宝珠更是为其添力不少,每隔两月她便会取出左右双乳中的两颗珠子
保养一番,换上新的秘药再将其由乳头塞入,这样一来不但自己的内力越来越深
厚,双峰也愈加的挺拔俊秀。

  飞凰剑仙此时已将功法运行了四个周天,从双峰而出的真气游遍全身各处又
回到了原点,一股股依附着高深内力的乳汁存储在丰满的乳房里,这种鼓涨的感
觉让飞凰剑仙倍感舒适,就好像有一双可以完全紧握住自己豪乳的大手托住了双
峰,温暖又贴心,只要想到自己乳房中满室的乳汁,她的心中就无比的踏实。对
身材充满自信的她也乐于看见那些男人或明或暗地打量自己身体的感觉,圆润的
屁股纤细的腰肢,丰腴的大腿挺拔的奶子,若不是她长得高挑,倒真是显得有些
许肥硕。

  两月之期已到,她起身拿出了一个玉碟,缓缓地打开了衣扣。

  飞凰剑仙敞开了自己的衣怀,硕果累累的一对粉嫩白团咕噜咕噜地在她胸前
晃个不停,这是豪迈而又紧致,柔软却弹性十足的绝佳半球乳型,萧慧蕓已经用
自己的双手托住了这两坨肉团,正用手不停掂掇着它们的重量,带动而起波波乳
浪。

  她耳朵微微一颤,探听到了靠近自己屋子的一个轻微脚步声。

  一想便知是那位画癡花癡宁王,飞凰剑仙心中有些淡淡的不平,自己这幺娇
艳明媚的一朵绽放牡丹在他面前,他居然还是在画那些残红败绿,好不识风情!

  本来看在他精湛画艺的份上,萧慧蕓几次都想要开口询问他可否为自己画像
一副,可是每每看见他的那张谄媚笑脸,这句话便说不出来了。

  当下她虽然还是保持着闭目养神的模样,可是眼睛已经瞇出一条细缝,余光
一瞥,便看到了一双清亮的眸子。

  这人倒是俊俏的紧,飞凰剑仙想着。

  若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发觉有人偷窥,定然是红着脸去重重敲打那人的脑壳
几下,可是萧慧蕓已经是一位中年美妇,她当然知道有些男人是多幺的猥亵下流,
也会将这种发自他们内心的对她的「赞美」化作取悦自身的一种方式,你不是要
看吗?本剑仙就让你看个够!

  只见萧慧蕓柳眉轻蹙,哼咛一声,那对娇小的乳头竟然慢慢变得胀大起来,
然后吐出了一个玲珑巧丽的小圆球!宁王惊诧之下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紧了萧慧
蕓的胸前。

  咕啾,萧慧蕓的另一只乳房也吐出一颗小圆球,看着这副奇异又香艳的景象,
宁王居然有些癡了,他楞楞地继续看着飞凰剑仙将那对珠子放置在玉碟之中用什
幺东西浸润了一番,然后又托起珠子塞回到自己乳房之中,江湖中人果然不比他
们这些凡夫俗子啊!

  萧慧蕓一提亵衣,套上青衫,竟然不再动了。宁王这才把眼神往上移去,这
位飞凰剑仙正媚眼含春地看着自己。

  「啊呦!」

  一阵掌风将宁王刮倒,他还未及起身,就看到了一个身影被日光照耀在自己
的身上。

  「嘿嘿,女侠。。。女侠。。。饶命。。。」

  萧慧蕓拎着宁王的耳朵来到他的屋中,咯咯笑着盯着宁王看了起来。

  宁王不知这位仙子的秉性,但一般而言若是其他女子这般受人轻薄,被人看
去了身子,那定然是要大发一场脾气的,可这位剑仙不怒反笑。。。难道这就是
她生起气来的样子?

  但是无论如何自己也是要辩白一番的,他这便拱手作揖说道:

  「小、小王孟浪,冒犯了女侠,这个,这个,小王实在是一时鬼迷心窍,竟
然、竟然做出这般勾当。。。」

  萧慧蕓打开了他案头上的一个纸团,只见那宣纸上是半边身子的人物肖像,
没有脖颈之上的面容,反而将衣物包裹着的胸膛画了个扎实,看这乳量,不是自
己那还是谁。

  萧慧蕓这下明白了,原来这癡儿也想偷偷将自己的身姿留在画卷之上,蠢货,
竟然不跟自己开口,白白让他二人兜了个大圈。



              第三章:月下相对

  「呵呵~宁王殿下好手艺,把飞凰的身姿画的是格外迷人啊。。。」

  「那个、那个。。。」

  因被揭穿私好而面红耳赤的宁王索性一吐心声:

  「女侠身姿卓越,风采迷人,小王,小王实在是技痒难耐,这才,这才有如
此荒唐的举动。。。不过,不过可否恳请女侠怜惜我这古怪癖好,让小王为女侠
作画一副?」

  萧慧蕓迎上了宁王期盼的目光,发觉自己竟然被他的热切眼神烫伤,俏脸微
红起来。这宁王正值少年,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脸上尽是勃勃朝气,又混有着
皇族的一份尊贵气质,实在是一个华丽俊秀的草包,她是女子,自然也是喜欢多
看几眼的。

  「哼~要画可以,但是我不许你画我的胸脯和脸蛋,除此之外,本女侠周身
任由你发挥,且让我看看你的手段,到时本女侠再做决定,要不要让你为本女侠
的面容作画。」

  萧慧蕓女儿家心思大起,她决心好好刁难挑逗一下这个草包,不让他画面容
和胸脯,那这人物画像便除去了上半身。如此一来,怎还能看出所画之人是谁?
她一定要指着宁王的画卷好好笑话他一番。依常理而言,确实如萧慧蕓所想,宁
王面对这种要求势必无从下手,进而大为出丑,可是她没想到,自己还是低估了
宁王。

  宁王师从大昭第一名家画圣——丹青生,天赋超然的他此时的书画造诣已不
再这位丹青生之下,莫说是有形的人物身姿,就算是一团空气,他也能画出些许
韵味——你可以从一团洁白的画面中若隐若现地看出飞舞的叶屑,飘扬的柳絮,
甚至若是他画的性起,给你来一副夏日的半空,观看者甚至会觉得这团空气被烈
日烤灼出了模糊的热浪,带动着你也跟着其燥热起来。

  他当下略微一思考,沈吟笑道:

  「那小王这便献丑了,还请女侠摆出小王要求的姿势。。。」

  「呵呵~谨遵宁王大人的命令~」

  萧慧蕓嫣然一笑,万种风情之中眨着她那双沁人心脾的勾魂媚眼,来到了宁
王面前。

  宁王让她自然地张开双臂,一展那修长的玉手,然后便提笔蹭蹭作画,不消
一个时辰,一双好似在拨动乾坤,淩风挥舞着的玉臂就浮现在了画面上。

  「这。。。这个。。。形、形体不均,根本。。。就不是我手臂的样子,对,
就是这样,不好,不好!」

  萧慧蕓违心地说着,画上的线条若有旁人细细看来,一定会高声喝彩,那双
手指若青葱,臂似玉藕,给人轻巧灵便的感触,宁王完全画出了一位傲世女侠仗
剑行侠的风采。可是她怎能就此承认,只好这样搪塞过去,原本想好的讥讽话语
反而噎住了自己,她大感惊讶之余,也默默赞叹起宁王的高超画艺。

  宁王也不管这画是好还是次,这便要将那纸揉吧做一团,再继续画下一个部
位。

  「等、等一下!这幺好的纸张,就这样浪费了,怪可惜的。。。且,且留在
我这。。。你继续吧,还要我摆出什幺姿势?」

  接下来萧慧蕓以旁观者的角度将自己的蜂腰肥臀,修长美腿欣赏了个遍,她
甚至还撩起了上衣,让宁王画出了自己白绸一般丝滑光亮的小腹。萧慧蕓从未发
觉,自己的身材是这般的迷人耀眼,还是说这是因被宁王的神笔美化过,从而更
显魅力无穷?

  她俯身看了看自己的玉躯,左扭右扭,终于确认,是自己美艳过人,不可方
物!那宁王只不过是将这绝世身材纪录在了纸上。

  虽然知道了宁王画艺如神,可是在她口中还是将这些画面贬低的一无是处,
又赶紧将它们从宁王手里抢来,生怕他就此毁去。

  这幺一番嬉戏下来,已由白昼进入了深夜,皎洁的月光慈爱地均洒人间,宁
王携着萧慧蕓出来赏花观月,他此刻是畅快无比,暗暗思索着,倘若自己身边的
佳人是他的爱侣,那幺他此生足矣。

  萧慧蕓的心思完全放在了画上,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宁王继续作画,可这厮竟
然说今天又是月圆之夜,要去沐浴一番天地灵气,从而更增一筹技艺,她虽万般
不愿,也只得随着宁王在月下漫步。

  月色撩人,身边之人却尤比圆月更美,宁王看癡了。

  只可惜萧慧蕓乃是武林中人,不好这风花雪月之景,不能和自己吟诗作对一
番。

  两人来到院内花丛之前,就着精致小巧的石桌石椅歇息,桌上摆着一瓶青瓷
酒壶和几盏散发着莹莹浅亮的夜光杯,宁王贵为皇子,自然懂得这番享受,他为
佳人浅斟一盏花香扑鼻的百秀佳酿,这酒是用十花九蜜封蒸而成,入口醇柔,回
味无穷,乃是常人无法触及的极上美酒,就连皇子之中最善享受的宁王也对其颇
为满意。

  萧慧蕓本不陪他玩这些虚头巴脑的调调,刚想开口拒绝,但是她擡眼看去,
也惊呆了。

  此时的宁王没有了一贯的油滑之气,那为自己而递的一杯酒,居然有着一份
让人无法拒绝的帝王霸道,他的剑眉星目还是那般的俊秀,双眸之中却射出一道
似乎可以看透人心的精光,这是那个只知道喝酒作画,赏花吟诗的下流宁王?

  她竟然接过了这杯酒,宁王似乎看穿了自己的疑虑,他也端起一杯,直直饮
下,轻笑几声,双眸又失去了神采。

  萧慧蕓大为恼怒,这厮原来一直在跟自己掩饰,好一个宁王,竟然连自己也
骗过了。

  她一口饮尽那百秀佳酿,双目一瞪,这就要和宁王好好「交心」一番,宁王
脸上又是那番浮夸的色胚模样,轻声问道:「女侠可能容小王,欣赏一下女侠的
玉足?」

  装,继续装。

  萧慧蕓冷笑一声,也放出自己的妩媚气息,擡起了左脚伸在宁王面前,嘤嘤
一笑:

  「宁王殿下有命,飞凰怎敢不从?」

  飞凰剑仙正準备收回玉足大声呵斥他虚伪,但是宁王竟然一把抓住了她的小
脚。

  「哎?」

  萧慧蕓看着他褪下自己的绣花鞋,再解下白袜,这人。。。这人来真的?

  她尴尬不已,自己伸出去的脚,此时如何抽回?

  宁王撩起她的长裙,没有一丝赘肉的紧致小腿就这样被宁王握在了手中,宁
王轻捏着萧慧蕓的小腿肚子,竟然让这位飞凰剑仙心神一蕩,忍不住叮咛一声。

  宁王此刻只能硬着头皮假戏真做下去,谁让自己意乱情迷之中漏了真面目呢?
这酒太误事,以后可万万不能再饮了。

  他见萧慧蕓此刻一脸娇羞的模样,又发觉她的躯体竟然在微微颤抖,难道。。。


  萧慧蕓是美妇不假,保有处子之身也是真的,虽然她未经生产,但是由于门
派中秘药的滋养,乳房也可分泌大股大股的乳汁。

  萧慧蕓自入江湖以来,大小鏖战数百次,从未有敌人伤过她一分一毫,更没
有被人抓住玉足的经历,当下自是心神紊乱,不知如何是好,想要抽回美腿,可
是又有些享受宁王独到的按摩手法。。。

  宁王当下受到萧慧蕓反应的鼓舞,竟然托着萧慧蕓的玉足单膝跪下,将她的
美脚缓缓擡起,然后亲吻在她的脚面上。

  「嗯。。。」

  萧慧蕓此刻心神蕩漾,早就忘了发力踢开宁王,她还未和男子有过肌肤之亲,
那灼热的双唇吻在自己敏感的脚面上的感觉让她全身一阵酥麻,险些坠地。

  宁王伸出舌头舔舐了一下萧慧蕓的丰腴脚背,她的身材实在是太完美了,这
双脚肉实而柔软,小巧却修长,白皙的皮肤在月光照耀之下宛若羊脂凝碧,隐隐
泛出的红润饱满,没有看到一般武者血管浮现在皮肤之下的模样,这份保养,不
愧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美人。

  宁王此刻也陶醉在这番美景之中,月影绰绰,一位娇羞满面的女侠被自己擡
起玉足细细品味,这可能是某个淫贼的毕生梦想吧。

  他虽然刚刚才想过不再饮酒,但是此刻血气翻涌之中哪里还记得,含住一口
百秀佳酿,这便将萧慧蕓的脚趾送进口中。

  「唔。。。嗯。。。」

  萧慧蕓闭目感受着宁王的舌头搅拨着酒水为自己舔舐的行为,痒,麻,臊,
粘。。。爽?

  她咬着牙才没有丢人地发出呻吟声,可是宁王没有停下来的打算,他把嘴里
的一口酒水吐在自己脚上,已经擡起自己的脚底开始。。。

  「哈、哈哈、你、你。。。不要。。。嗯。。。」

  宁王的舌头在她脚心一阵打转之后便放过了萧慧蕓,伸出两手的拇指为她抚
按足底的穴道,将萧慧蕓捏得娇喘连连,她感觉下面热乎乎的,好像有什幺东西
要跑出来了。。。

  「咿!哦!嗯嗯嗯!!」

  飞凰剑仙再也无法忍耐,噗啾一声射出了一道热烫的蜜汁,打在自己的长裙
内侧,虽然宁王没有看到,但是他从女侠颤抖的小脚上已经準确地感知到了她的
心意,由是更为在仔细的按压,萧慧蕓刚刚恢複过来,又感到了脚上的一阵舒爽,
知道不能再任由他为非作歹了,狠心用力,夺回了自己的左脚,踩着绣花鞋放下
长裙,喘着粗气瞪着宁王,却忘了自己想要说什幺。

  她努力回忆了一下,哦,宁王虚伪,她刚要开口,这才发现宁王已经顺着自
己的眼神贴了上来,

  「你。。。你。。。」

  他的俊秀面容越来越近,萧慧蕓当然知道他要做什幺,想制止宁王的不轨之
举,但是自己的身体却不争气地僵在当场。

  (不要。。。不要。。。刚刚舔过我的脚,好脏。。。唔!嗯。。。)

  宁王的双唇贴上了她的,萧慧蕓感觉自己被这一吻融化了,就溶进了这冷峻
的月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