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淫母与美少女及家庭老师 (1-7) 第一章 淫母与美少女及家庭老师

淫母与美少女及家庭老师 (1-7) 第一章 淫母与美少女及家庭老师
1
一定是很可爱…大概是处女,不过已经会手淫了吧。
她自己抚摸性器舒服时,不知道这个可爱的脸会变成什幺样子。
会露出眩然欲泣的表情,嘟着那樱桃小嘴,发出性感的哼声吧。尤其把我的肉棒插入她的嘴里一定很舒服。
仓石雅也一直偷看由香的侧脸,同时这样幻想。
不知道有这种情形的国中三年级的美少女,偶尔用手撩起乌黑的头髮,努力的计算数学的方程式。
做出这样认真的表情时,美少女的容貌更加亮丽。
仓石雅也是从这一年的春天担任白木由香的家庭老师。由香的母亲说,由香也上补习班,但明年要三加高中联考,决定每週请家庭老师来两次,帮助由香準备功课。
本来也没有打工的意愿,因为刚考上全国最着名的?大,从地方来到东京,总算摆脱联考的练狱和父母的监视,开始过企盼已久的单身生活。
可是刚好在大学的公告栏看到『徵家庭老师』的海报,改变了心意。因为要教的对象是国中三年级的女生。
如果是可爱的女孩…
从这样带有邪念的动机,决定去应徵。如果看到的女生是丑八怪,决定打退堂鼓。
就这样到了位于世田谷的白木家。
见到了母亲和女儿。看到两人的剎那,雅也就决定了,因为母女都很美丽。
母亲是白木优子,三十五岁左右,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年轻。不但美丽,还予人贤淑之感。女儿由香是很像妈妈的美少女。
事实上还有雅也本人会不会被录用的问题。
「看你好像很认真,尤其最近才突破难关,考上?大学。由香,就请仓石当你的家庭老师吧。」
母亲说完,女儿也点头,于是雅也决定做家庭老师。
后来经交谈得知,白木家的情形及母亲是美女的原因。
全家三人,父亲是电视台的导播,母亲年轻时的志愿是当名演员。
雅也心想,难怪母亲是美女了。
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开始时雅也注意的动像是由香,后来就转向注意母亲优子。
事实上,雅也虽然有足够的性知识和兴趣,但童贞的雅也所能做到的,最多是在心里幻想和美丽的优子或美少女由香性交的场面而已。
这样可爱的三年级女生,阴毛应该长出来了吧?是不是很多呢?
在隆起的耻丘上,长出薄薄的一层毛,还是茂密的卷毛?不论是何者,看到时一定把持不住自己的…
雅也的幻想还是没有完,视线从侧脸移到下半身,偷看从迷你裙露出来的美腿。
那里的形状和颜色也一定很美丽吧。用肉缝形容一定很适合,肉片想必也是粉红色吧…
幻想到这儿,雅也的肉棒已经把裤子高高顶起。
这时候敲门声打断雅也的幻想。
优子走进房间。
「休息一下吧…」
把红茶和小蛋糕放在桌上。
「每次都这样真不敢当,谢谢。由香,我们休息吧。」
雅也说时,由香高举双手伸懒腰。
「妈妈也把红茶和蛋糕拿来一起吃,不是很好吗?对不对,老师?」
雅也被这样一问,不知如何回答。
「由香,想藉机偷懒是办不到的。」
优子不同意。
「嘻嘻嘻,被看出来了,因为我最怕数学。」
由香笑一笑,缩一下脖子。
「所以才请老师来的。妈妈不在这里打扰了,休息过后要好好的用功。」
优子向女儿说过,又对雅也说︰「老师,她是任性的独生女,请不要客气,要严格的教她。」
「是,不过,由香是乖女孩,头脑又好,很快会喜欢数学的。」
「那就好了…听老师这幺说,我就放心了。」
优子离去时,雅也忍不住多看一眼她的背影。
「妈妈也真是的,说起我的事就唠叨个没完。」
见到母亲走出房间,由香嘟着小嘴说。
「这是所有母亲都一样的。」
「我觉得妈妈不适合做那种人。我认为妈妈很美,不想让她做一个唠叨的女人。老师觉得我的妈妈怎幺样呢?」
突然被问到,雅也一时无法回答。
「你说什幺?」
「老师觉得妈妈漂亮吗?」
「嗯,很漂亮。」
「喜欢吗?」
「什幺?你突然的在说什幺!」
雅也感到慌张。
「哇!真奇怪,老师的脸红了,是不是真的喜欢我妈妈。」
由香笑着,以调皮的眼神看雅也。
「不要胡说,就算开玩笑,我也会生气。」
「这样就生气,那就越来越可疑了。」
「你…」
雅也不由得举起拳头。
「对不起…」
由香缩一下脖子,然后,变成认真的表情说︰「老师,你有经验吗?」
「经验?」
「是呀,和女人的性经验。」
由香很自然的说出来,但她的眼楮闪闪生辉,显示出兴趣的程度。
雅也感到惊慌,但还是反问︰「由香,你呢?」
「老师真狡滑,是我先问的。」
回答的话就能知道由香有没有经验。如果是童贞,一定会被这个国三的女生看不起。
雅也这样想了之后,说︰「有是有的。」
「哦!真意外。看老师很认真的样子,我以为不会有的。」
「现在轮到你回答了,你究竟怎幺样呢?」
「我…」
由香低下头,突然露出难为情的表情说︰「同学们有的也不少,可是我还没有…」
「是处女罗。」
雅也的声音有点沙哑。
由香用力点头。
雅也看到这种神情非常兴奋,同时也大胆起来。
「有接吻的经验吗?」
由香仍低下头摇头,又突然抬起头。
雅也吓了一跳,因为由香的脸因兴奋而发红,同时闭上眼楮。
「老师,吻我…」
雅也比刚才更慌张,急忙向房门看。门是关的。
雅也本身当然也没有吻的经验,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音。由香还那样仰起脸闭上眼楮等待。
雅也搂由香的肩,嘴压在樱桃小嘴上。
那是柔软,像要溶化的感觉。由香的温湿舌头 到雅也的舌头。
「唔…嗯…」
由香苦闷似的发出哼声,更使雅也兴奋。雅也手伸到学生制服的胸上抚摸。
隔着制服和乳罩,摸到坚硬的隆起。轻轻揉搓时,由香抓紧雅也的手臂,发出更急促的哼声。舌尖如可爱的小猫,与雅也的舌头纠缠。
雅也忍不住把抚摸胸部的手伸到裙内。
这时,由香好像有点慌张,挡住雅也的手,嘴唇也离开了。
「不能那样!」
「为什幺?」
由香低下头,呼吸有点急促,但还是连连摇头。
由香的母亲在楼下,雅也不能太强行做下去。裤内的东西虽然勃起,但也只好放弃,内心还是很高兴,总算有了好的开始,把一切希望寄托在将来的时光。


虽说是平日的下午,涉谷的公园街仍然有很多人。优子从这里向百货公司走去时,不经意的向对街看过去。
看到从计程车下来的一对男女。
一时之间,优子的脑海一片空白。
两个人都戴墨镜。那个男人无疑是丈夫,那个女人看起来二十岁左右。
两个人急忙从对街转入巷道。
优子急忙跑过去。
到达巷口时,刚好看到丈夫搂着女人的香肩走进旅馆。
优子觉得全身血液直冲脑顶。
优子茫然的伫立在原地。这里和大街上的人群相比,显得特别冷清。
经过一阵,优子才发现这里是宾馆街,急忙回到大街上。
无法排 的怒气在心中盘旋。
丈夫有外遇,这不是第一次。本来就喜欢女人,加上是电视台的导播,虽然没有闹过大绯闻上报,但和新进的女演员等有相当多的暧昧关係。
只是从优子的女人直觉感到疑惑,追问后不得不承认的就有好几次。
丈夫每一次都会拚命道歉。
「只是偷吃一口而已,我真正爱的只有你一个人。」
每次都用这句话讨好优子。
对优子而言,不是这样就算了的问题,有了外遇后,对优子不是温柔体贴,不至于因此摊牌,然后不了了之。
优子进入对街的咖啡所,在靠窗的位置坐下。露出自己都知道的僵硬表情,看外面的行人。
和丈夫一起进入旅馆的女人,看起来像女演员或歌星。
现在,丈夫和那个年轻的女孩是…
这样第一次巧遇丈夫的外遇的现场,使心受到重大的冲击的同时,脑海里不由得出现宾馆的景像,觉得坐立难安。
优子想起两个月前的事。那是和丈夫性交后躺在床上之事。
丈夫突然问︰「优子,你觉得交换夫妻如何?」
优子惊讶的反问︰「什幺如何?」
「假设我说要交换夫妻,你会怎幺样?」
「这还用问吗?当然不要。」
「难道你想做交换夫妻的事?看到我和别的男人性交,你也不在乎吗?」优子疾言厉色的说。
「怎幺会不在乎。只是想到你和别的男人拥抱,我就快要发疯了。」
丈夫露出有兴趣的表情继续说︰「不过,不只是对我,对你而言,也可能是难以想像的刺激。我们结婚十五年了,觉得可以做这种冒险的事了。」
优子一方面惊讶,一方面又不安的说︰「你…对我腻了吗?」
「怎幺会,正因为我爱你才这样说的。如果不爱你,即便真的交换夫妻,也不会有刺激的。」
强烈的嫉妒变成强烈的刺激…丈夫的主张不是不了解,但仍然无法产生交换夫妻的心情。
优子就不再问这件事,从此以后,夫妻间不再有性交行为。
过去大致上是每月一次,所以并没有放在心上,但目击到丈夫外遇的现场,优子产生另一股冲击。
他虽然那样说,实际上是对我腻了,才和那幺年轻的女孩…
在坐立不安的心情中又涌出怒气。
优子走出咖啡所,早已经无心去百货公司购物,但又想不到可去的地方。
茫无目的走一阵后,突然想起仓石雅也。
「雅也也许去上课,不在家里。看起来很认真的样子,这种可能性很大。」
想到这儿,优子的心跳加速。
优子冲动的拦下计程车。
还能大致记得雅也的住址。
计程车发动时,心跳动得难过的程度,不敢相信自己会冲动的要做大胆的事。
仓石雅也开始给独生女由香当家庭老师已经两个月了,不久,优子和雅也见面或是想到他时,心里就感到兴奋。
不过,优子自以为那是对丈夫的外遇的反抗,并不是真的要那样的。
更何况,雅也的年龄比三十五岁的优子小一轮多,又不是非常英俊,只是认真而有纯洁的感觉。
所以,优子能放心的享受对丈夫反抗的心情。
可是现在的心情就不那幺单纯了。一方面不相信自己会大胆的想做那种事,但由于目击丈夫外遇的现场,强烈的愤怒使她无法仰制自己了。
在一家便利商店前下计程车。雅也的公寓应该在后面。
优子进入便利商店买罐啤酒。没有一点酒意是不政实行心里想的事。
走出便利商店,心跳加速。


仓石雅也对意外的人物突然来访感到惊讶。
这时候,他正好用电视看美国版没有修正的色情??-???,从金髮女郎粉红色的性器联想到国中三年级的由香性器。看到挑逗性的口交场面,不由得想到由香母亲优子,就这样握起勃起的阴茎。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咋舌后出去开门时,竟然是幻想中的白木优子本人站在那里。
雅也急忙关掉电视,把再三道歉突然来访的优子带到房间。
优子的表情认真。
「不知道突然想喝酒了…就想到你可能在家。你陪我喝吧!好不好?雅也。」
优子说完,开始大口喝啤酒。
过去优子一直称呼雅也老师,现在直呼名字,口吻也变了。
从优子喝酒的样子发觉她的情绪不对,和过去对她的印象完全不同。
雅也觉得不能问原因,可是把罐装的啤酒喝到一半时,以不经意的态度问︰「发生什幺烦心的事吗?」
「烦心的事?」优子又露出自我嘲讽的笑容说︰「不错,有很烦心的事。」
自言自语的说完便打开第二罐啤酒。
「是不是白木先生有外遇呢?」雅也战战竞竞的问。
「什幺?为什幺这样问?」
优子讶异的看雅也,然后低下头 蠕的说︰「原来我和丈夫之间的事,看在你的眼里是那幺不可靠。」
雅也听了,急忙说︰「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白木先生和我这种人不同,很可能受到女性的欢迎,而且是导播…真不敢相信,他有这幺美丽的妻子,还…」
优子抬起头,露出苦笑︰「没有关係,不用这样安慰我。」
「不…这不是安慰。」
「真没想到你会说这种话。」
雅也慌张的脸也发红。
可能是喝酒的关係,觉得优子的眼神很性感,也觉得她看穿了自己的心事。
两人之闲沉默一阵后,不善于喝酒的雅也,多少有一点醉意。
「雅也,你有爱人吗?」
这一次雅也用自嘲的口吻说︰「我这样的人不会有的。」
「那幺,女人的经验呢?」
雅也低下头,不知道优子为什幺这样问,但只好轻轻摇头。
「是这样吗…不过,一定不喜欢第一个女性就像我这样的妇人吧。」
听到优子多少带沙哑的声音,雅也反射性似的抬起头。
「怎幺会!不会有那种事!」
雅也有一点冲动。
这一次轮到优子低下头,做出想不开似的表情。
雅也大胆的表白。
「我早就喜欢你了。」
「雅也…」
优子抬起头。
看到优子惊讶的样子,雅也难为情的低下头,心跳声似乎能从外面听到。
看到优子站起来。
「雅也,你也脱了吧。」
雅也听后,站起来,觉得好像站在云端。看到优子脱衣服,雅也也立刻脱。
雅也身上只剩一件内裤,偷看优子时,不由得吞下口水。
因为优子的身上只剩下浅蓝色的乳罩和三角裤。不像三十多岁的美妙身材,而且很性感。
身上的肌肤光滑有吸力,全身散发出成熟女人的芳香。
尤其是从柳腰到丰臀,看在雅也的眼里,肉棒立刻振动。
优子来到雅也的身边。
雅也很紧张,优子的呼吸也变急促。优子的手放在雅也的肩上,另一只手伸到内裤前。
「已经这样了…真有精神。」
优子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在隆起的裤前轻抚。
雅也冲动的抱紧优子接吻。
优子发出轻微的哼声。雅也把舌头伸入时,优子很苦闷的发出鼻声,也用舌头迎接缠绕。
对雅也而言,是在昨天和由香接吻后的第二次。和由香完全不同,兴奋得快要飞起来。
雅也只知道吸吮优子的舌头时,优子主动把下腹部贴在雅也隆起的下腹部上扭动。
只是如此,雅也就几乎要爆炸,于是立刻推开优子。
优子跪在雅也的面前,凝视内裤突出部的眼神如雾般湿润,表情也有点紧张。
「让我看…」优子说完,拉下内裤。
勃起的内棒跳出来。
剎那间,优子的呼吸停止,然后站起来牵雅也的手,向床走去。
雅也只有一个房间,床就在旁边。
忧子上床后,解下乳罩,双手环抱胸前,仰卧。
「给我脱吧…」说完,转开兴奋的脸。
雅也靠近优子的屁股。
浅黄色的三角裤是高开叉,前向是?字形的蕾丝。从微微隆起的耻丘,稍透出里面的黑毛。
雅也的心跳更厉害,双手慢慢的拉下三角裤。
优子扭动屁投,抬起一腿,掩饰下腹部。
「雅也,虽然是第一次,但有知识吧。」
「哦,是…」
「随便你怎幺弄都可以。」
优子露出兴奋和羞耻混杂的表情。
雅也兴奋的把优子的双腿慢慢分开。
「啊…」
优子发出哼声,同时双手掩脸。这样使雅也鬆一口气,因为不必在意优子的视线,于是更大胆的分开优子的双腿。
「这…」
优子发出困惑的声音扭动屁股,但没有抗拒,只是使双腿颤抖而已。
在脑海也麻 的兴奋中,雅也凝视过去想像无数次的神秘花园。
惊讶的是肉洞已湿润。
阴毛浓密的展开扇型,在内缝四周也有疏落的卷毛。阴户是粉红色,但形状完美,左右阴唇微微开启,露出粉红色的黏膜。
雅也忍不住用手指拉开阴唇。
「啊…」
优子发出哼声,扭动屁股,从内缝中露出阴核。
「啊!这里在蠕动,溢出蜜汁了。」
「那是…因为…你这样看的关係。」
雅也的视线盯在肉缝上,好像忘计了时间。
「啊…不要这样只顾看。」
优子用娇柔的声音说,迫不及待似的扭动屁股。
雅也扑到优子的身上,吸吮乳房。


雅也用双手揉搓乳房,一面吸吮乳头。
强烈的快感从胸部传到下半身,而且还有勃起火热的阴茎压在大腿上,优子忍不住扭动下半身。
雅也的身体向下挪动。
他是童贞,还想用嘴弄吗…?
优子心跳加速。
温湿到难为情的程度,离家前淋浴过,所以即使吻那里也没有关係。
果然,雅也双手拉开花芯,舌头由下向上舔阴核。
立刻有强烈的快感出现,优子忍不住发出颤抖的哼声。赤裸的上半身向后仰起。
雅也的舌头在敏感的花蕾上滑动。
「啊…真舒服!」
优子不由得表示快感。
这样的声音煽动雅也的情慾,更积极的在花芯上舔舐。
「噢…好…雅也…那样好…」
已经两个月没有性交的三十五岁的成熟肉体,对只会舔阴核的口交也产生强烈的快感。优子很快的产生要达到绝顶的预感。
「啊…已经不行了…啊… 了呀!」
以啜泣声表示达到高潮,快感从脑顶越过身体,直达脚尖。
这时候在喘息的优子身体里,吱噜一下,好像有什幺东酒侵入。优子发出亢奋的声音,仰起下巴,只是如此又达到一次性高潮。
侵入肉洞的是雅也的手指,手指在火热骚痒的肉洞里扭动或抽插。
优子忍不住说︰「不行…雅也!不行呀…」
虽然这样说,优子的屁股配合雅也的手指动作,淫蕩的扭动。
「因为我是第一次…担心不能让你得到满足,所以…」
「你不用在意那种事情。」
知道童贞的雅也还在意这种事,优子在惊讶中不由得露出苦笑。
这时,雅也突然问道︰「我应该怎幺称呼你呢?」
「叫我优子就好了…啊…那样不行了…我会受不了…」
说话时,雅也的手仍旧不停的抽插。
所以,优子迫不及待的扭动屁股。
「不…」
优子吸一口气,慌张的扭动屁股,因为雅也的手指摸到意外的部位,而且开始爱抚那里。
「不要!那个地方是…」
「优子,肛门是第一次吗?」
「这还用说吗?求求你,不要啦!」
「听说男女都对肛门有性感,你也许会有快感的。」
「不…不能那样…啊…」
雅也意外的行为使优子惊讶,但和刚摸到肛门时又产生不同的感觉,使优子感到狼狈。
因为雅也不只爱抚肛门,同时还把手指插入肉洞里扭动,还用其他的手指揉搓阴核。
因为雅也的身体在优子的双腿之间,使优子无法反抗,预感到这样下去会有狂乱的演出。
「这叫攻击三处。」雅也得意的说。
优子倒吸一口气,因为手指侵入肛门内,优子无法发出声音。没有痛感,身体自动颤抖,呼吸也变急促。
雅也的三根手指同时活动。
剎那间产生前所未有的强烈性感。
「唔…不行了…啊…好…」
优子双手抓住床单,抬起屁股,淫蕩的扭动,而且语无伦次。
「肛门也很爽快吧?」
雅也的声音像在唸咒文。
优子不停的点头。从肉洞和阴核产生使子宫快要溶化般的快感。加上来自肛门的强烈快感,形成停留在高潮上的状态,使优子不顾一切的扭动屁股。
「啊…好…不行了…我快要死了…」
上气不接下气的诉说时,雅也的手指才离开优子的身体。
雅也抬起身体,露出兴奋至极的表情低头看优子。勃起的肉棒紧贴在肚子上。
「要进去了。」
「嗯…来吧。」
优子忍不住上下摇摆屁股。
勃起的肉棒找到洞口进入,发出噗吱的声音,一下子插到底。
插入的剎那,优子发出哼声,只是如此便达到高潮,全身颤抖。
雅也开始抽插。
优子立刻产生想哭泣的快感。用低泣的声音表达自己的感觉。
「好…好呀…雅也…你怎幺样…」
「我…我也快要忍不住了…」
「没有关係…忍不住时…我就和你一起 出来…」
「那幺…我来了!」
雅也说完,猛烈油插。肉体相 ,发出轻脆的声音。
强烈的冲击直达子宫,同时阴核也受到压迫,优子只能断断续续的发出哭泣声。
「射了!」
雅也大叫一声,猛然插入。在优子的体内开始跳动,喷射出年轻的精液。
优子也产生昏眩的快感,低泣中表达出高潮的快慰。